把注意力放到哪裡,哪裡就會成長 王爽教練

[把注意力放到哪裡,哪裡就會成長 王爽教練]

前幾天,因為公司裡出現的一些問題,於是,我聽見了很多焦慮的、抱怨的負面聲音,像是,“我不想再這樣下去了!”“我不想在這個公司繼續混下去!”“我不想在那個部門和某某領導共事!”“我不想這麼沒有價值”等等。乍一聽,這些話似乎是積極、進取的,可當這些“我不想”成為甩也甩不掉的東西每天如影相隨時,一些不良情緒便開始常態般蔓延開來。我努力不去聽,不去參與議論,但這些情緒如同霧霾,我身在其中,想要撥雲見日,還真的是己力不從心啊。

一天下來,我拖著疲憊的身心回到安靜、清爽的家,才恍如隔世。在這個完全屬於自己的空間,我開始了一場自己與自己的對話。

 

▶“目前的工作環境比較不健康,到底是什麼影響到我的心情?”

“也許是我自己對公司的期待吧,畢竟在這家公司已經服務了20多年。”

 

▶“期待的是什麼?”

“期待公司能夠順利發展,如同幾年前那般的輝煌。”

 

▶“這是真的嗎?這種輝煌給我自己帶來過什麼?”

“公司發展順利的時候也是我最能體現價值的時候。那個時候,我每天充滿了激情與熱情,雖然忙碌,但受到重視,有成就感。”

 

▶“是什麼因素讓我感到公司發展出現問題的時候,我的價值就沒有辦法體現了?”

“公司快速發展的時候,我能為公司做很多的事情,也曾得到多方的認可與讚揚。而現在這一切都沒有了,甚至自己一轉眼到了幾乎可以申請提前退休的年齡,這些在內心裡似乎都是不能被接受的。”

 

▶“那我的價值到底是什麼?我接受的是什麼?我想要的是什麼?”

“人的價值應當包括自然價值和社會價值兩個方面。在自然價值中,我的存在即是有價值;在社會價值中,職場只是其中的一個方面,我的生命應該豐富多彩。我要快樂和幸福,我要被喜悅、愛和自由所包圍;我要健康的體魄,我要做一個為周圍人成功而鼓掌的人……我應當接受我的現在,接受年齡的增長,接受當下實實在在的自己。”

我發現,我不能接受的,事實上都是對自己的否定,好像只有別人的認可才是自身價值的體現,自己一直沒有真正接納過自己!我也曾經糾結過:“接受不好的自己,是否是一種不求上進、縱容自己的表現?”

 

什麼是好的自己、不好的自己?好與不好當是與他人比較出來的判斷,真正的接納自己應該是沒有好壞之分,對自己也不加評判的吧!既然我需要別人的肯定,那我首先要自己肯定自己,否則憑什麼要求別人來肯定我?

 

“把注意力放到哪裡,哪裡就會成長”,這是《生命的重建》書中的一句話,留給我留下很深的印象。我對不想要的東西想得越多,這些東西就會越多,那些因為自我否定而被我自己吸引來的“垃圾”就會整天跟著我,我的情緒就越會受到影響。遠離它們,重新把注意力放在我自己真正想要的肯定的、美好的事物上面!

 

我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對自己說:“我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自己,我是有價值的,我接受我自己現在的樣子。不管發生什麼,不管別人對我做什麼,我會繼續往前走,朝著我自己想要的方向。”

 

不知怎的,我的腦中突然出現了一個畫面,是以前曾讀過的一個小故事:一頭驢子老了,主人決定活埋了它,於是挖了一個大坑,把驢子推進去。主人一鍁一鍁地往坑裡填著土,那頭驢子站在那裡不動,只是不時地抖落身上的土,把土踩在腳下。土越填越多,驢子的腳下的土也越來越多,最後,驢子縱身一躍,向遠處跑去……

本文摘自有鄰書舍

我正在做什麼? 王爽教練

我正在做什

 

生民老師導讀:登高必自卑,行遠必自邇。遠大的目標從足下的一步步努力累積,王爽教練提醒有了人生的夢想,也要逐夢踏實,立志就要踐行。

 

長期目標十分清晰的3%的人,25年來他們始終朝着同一個方向不懈地努力着,他們幾乎都已經成為社會各界頂尖的成功人士,其中不乏行業領袖、社會精英。

 

短期目標比較清晰的10%的人,目前大多生活在社會的中上層。他們的短期目標不斷地達成,生活質量穩步上升,很多人都成為各行各業的專業人士,如律師、醫生、工程師等。

 

目標模糊的60%的人幾乎都生活在社會的中下層,他們安穩地生活與工作,但沒有什麼特別的成績。

 

而27%沒有目標的人,則基本上都生活在社會的最底層,生活常常不如意,他們不停地在抱怨他人,抱怨社會。

 

調查者的結論顯示,目標對人生有巨大的導向性作用,選擇什麼樣的目標,就會有什麼樣的成就,就會有什麼樣的人生。

 

一位已經工作了些年、本應該年富力強的小夥子,整天愁眉苦臉地盯着電腦感慨自己沒辦法掙到更多的錢。恰好有個機會,我們談了幾句。

 

我問:“你怎麼整天愁眉苦臉的?”

他說:“你以為我願意這樣嗎?你們都生活得無憂無慮的,我需要掙很多的錢。”

我繼續問:“你需要很多錢是多少錢呢?”

他回答道:“第一個目標是五千萬,然後是一個億。”

我問:“你真的需要這麼多錢嗎?”

小夥子眼睛一亮:“那當然,如果我有了這麼多錢,我就可以去做慈善,去幫助很多需要幫助的人。”

我被他的回答感動了一下,但很快我又接着問:“慈善對你來說意味着什麼?”

他說:“當然是成功了!只有成功的人才有資格去做慈善。”

“喔,你在平日裡,遇到的任何小小的可以去行善的事,也都會去做嗎?”

對方沒有再回答,我們的對話也暫停在了這裡……

 

小夥子志向高遠,也是一個善良的人,卻似乎忘記了通往任何目標的路途都是遙遠的,而且只能用腳步仗量着前行。他的判斷出現了失誤,以為只有做大事才能實現大目標,所以,雖然他整天急着去做他認為最重要的事情,卻搞不清楚現在的所作所為與大目標的關係,也不知“為何而戰”,或者說,他可能從不考慮自己所作的事對目標是否有積極作用。於是,常常事與願違,天天愁眉苦臉,儘管他心底裡高高地定着行善的目標。小夥子患上了一種叫做“目標困惑症”的病,這種病對人的危害很大,當手邊做的事與目標偏離,所付出的努力只能是徒勞的,甚至是錯誤的,也因此就會與真正的目標越行越遠。

 

生活中,有的人目標是家庭幸福,實現目標的邏輯是家庭幸福需要有錢,所以每天拚命工作,很少顧及家庭,最後親情蕩然,或者家庭陷入危機需要重建信賴,或者家庭瓦解親者黯然。有的父母目標是希望孩子快樂成長,但他們認為,快樂需要有份好工作,好工作就需要有個高學歷的文憑,高學歷的文憑就需要好成績,好成績就需要家長不遺餘力地督促。所以,我們總會看到一些家長“為了孩子的前途”放棄了很多,放棄自己的興趣,放棄了自己的愛好,甚至包括自主的時間和工作,“一心撲在孩子身上”。孩子始終身處高壓帶,有許多不堪重負,最終,不盡如意者並不寡見。當孩子沒了快樂,也沒了好成績,又失了好文憑,或許也不能有個大人們心目中的好工作時,需要再怎樣做,父母們才能夠實現本來的目標呢?

 

想成為哈佛調查中的3%或是10%,一定得多問問自己,我正在做什麼?我的目標清晰了麼?

本文摘自有鄰書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