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劃模式與自由模式 王征教練

[計劃模式與自由模式]

一次在與我的教練的對話中,我突然意識到:過去自己的行為和思考方式--計劃模式,已無法更好地應對當前自己全新的環境。我需要開啟我的另一種新的方式--自由模式。

我是一個擅長做好充分準備、制定完善計劃、堅決有力執行、實現既定目標的人。這也是我外企15年職場經歷中養成的核心競爭力之一,也是我因此受益的計劃模式:我從一名一線技術服務人員做起,逐步成為一位知名外企的職業經理人,並最終在一家德資企業中以中國核心管理層一員的身份,在企業職場路上,畫上了句號。

我的這一計劃模式同樣在生活中也得以體現。2012年我第一次參加“一個雞蛋的暴走”的公益活動。在沒有任何後援團的情況,通過自己充分準備,吃的、喝的、用的、穿的、防護的,熟悉和研究50公里的路線和休息點,沒有絲毫猶豫地用時11小時23分鐘,堅持走完了全程。

如今我已離開了原來熟悉的職場跑道,努力成為一名投身于專業教練之路的職業自由人。與以往跳槽、換崗後所面臨的新環境不同,我現在處在一個全面開放的空間,沒有公司的平臺,也沒有公司的規章制度。我要找尋的是自己的目標,而不是公司和團隊所賦予的目標。我需要搭建自己的價值轉遞通道,而不是依賴公司產品所在的市場價值供應鏈。我需要尋找自己的合作夥伴和團隊,而不是公司內現有的員工、同事和老闆。。

我面臨的就是這樣一個全新的完全開放的環境。面對這樣的環境,我發現計劃模式的效用大大降低了。我試著按原有模式,事先確認一個具體化的目標,例如到年底,我要服務幾個客戶、每個客戶的業績是多少等。可是,我發現這個目標很難具體化,因為有太多潛在的客戶需求,有太多的不確定性,也有太多的可能性。沒有具體化的目標,那麼充分計劃、有力執行的我的優勢也無法體現。有意思的事,我試著把資料準備充分才見客戶,有時候卻發現客戶也會突然來找你。再想想,即使我充分準備了資料,可到時候客戶也未必有時間或有需要。計劃模式失效了!

新環境的覺察,舊有模式的局限,我需要啟動新的自由模式。沒有具象化的目標也沒關係,因為我知道我高興地走在前進的道路上。有力執行並非一定需要依託計劃,我可以做好當下最好的自己,每次的客戶會談、每次課堂的學習、每次他人經驗的分享、每次沙龍培訓的活動等等。在與他人談話的過程中,我也是在不斷收集資訊、在準備合適的資料、在傳遞著對方需要的適時的服務價值或可能的解決方案。以前自己做銷售是在不斷找客戶,現在我隨時都在接觸客戶,不論是直接的還是間接的。客戶未必一定是找來的,也可以相互吸引在一起的。

自由模式下,我的心將帶領著我不斷選擇,去到下一個地方。這是一個從“心”出發的自由模式。從“心”出發,我關注當下,就會從客戶會談中有新的收穫;從“心”出發,我相信助人即助己,相互信任的朋友們也會相互支持。從“心”出發,真誠地做我想要做的人,保持我本來就有的性格,合作的夥伴們、潛在的客戶有緣就會走到一起。

最後打個比喻,如果說計劃模式是以外在座標為核心,那麼自由模式則是以我的內在座標為核心。自由模式的出現,並非要完全替代計劃模式。它們是我的雙核,只是在最合適的時候啟動最合適的模式。我將用我的雙核演繹自己的意義人生。

摘自有鄰書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