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tion 1: Professional Conduct at Large

Q:我受僱於某組織且擔任其他教練訓練學員之學長教練,那我仍需遵守ICF的道德規範嗎?

A:是的,當然。

Q:請問這意味著在我接受教練訓練時的練習對話也要保密嗎?

A:每次的教練計畫我們都鼓勵教練透過書面協議的方式來訂定保密事項與條款,練習自然也不例外。有某些教練訓練課程認為學生與教師間的教練對話或練習應當公開,以做為觀察學習之用,只要雙方議定,這是不違反道德規範的。

Q:我發現有ICF的教練自稱是PCC,但他們實際上只持有ACC證照

A:是的,很遺憾的是,自我規範在目前的教練產業生態中是必要的條件,如果發生了違反ICF道德規範的情事,你可以將該事件回報給ICF倫理道德委員會以進行審查。

Q:如果客戶在教練對話結束後認為他沒有獲得預期的成果的話我該怎麼辦?

A:教練對話的目的並不是要讓客戶取得特定的成果,請閱讀ICF對於教練的定義,並在教練對話一開始就向客戶解釋此事(或者視其必要而做更多次的解釋),告訴客戶:教練是激勵客戶發揮最大潛能、以學習並增加在過程中的覺察、從而有能力做出回應的角色,取得什麼樣的成果是客戶自身的責任,而不是教練的。

Q:我要如何更有效的去理解當我在教練客戶時,有哪些行為可能造成歧視?

A:請參照各州、各省、或各國的法律,以確認在您所處的地區有哪些行為可能被視為歧視。

Q:我有語言學的碩士學歷,我可以將其放在我個人網頁上的履歷處,並只說明我擁有碩士學歷嗎?

A:無論您要將任何學歷或證照列於您的履歷當中,您都應該要清楚的說明是何種程度、何種專業的學歷或證照,才不會遭人誤解。舉例來說,若您未清楚說明您是語言學的碩士,則客戶可能會在教練對話中有所誤解。

Q:我曾教練過兩位高階主管,那我可以自稱為高階主管教練嗎?

A:這可能會造成誤解,比較適合的說法或許是:「我曾教練過高階主管。」然而,有些人可能長時間教練兩位高階主管,進行過相當多的教練議題探討,所以這個問題的答案有些見仁見智

Q:我曾與他人合夥經營,而現在我們單飛了,那我還能使用我們合夥時所開發出的工具嗎?

A:目前的答案是只要你與你過往的夥伴雙方都同意就可以。如果你們並未對此有特定的協議,則你可以在使用前先與對方溝通,以避免不必要的糾紛。我們的教練道德規範乃是用於規範教練與客戶、以及教練與雇用者之間的行為,ICF正在規畫有關商業行為相關的標準指南。

Q:我在別的教練網站上發現了曾經相當吸引客戶的一份20題問卷,我可以不經允許就複製到我的網站上嗎?

A:當然不可以。你必須先取得對方的同意,否則是違反著作權法的。

Q:我想要提供一些有關於教練的效益的資料給可能雇用我做教練的公司,而我所要提供的是兩篇有關優秀教練之服務效益的文章,那當我想要將其內容製作成簡報來強化我的自我介紹時,我需要先連絡原作者或原出版者以取得其同意轉載嗎?

A:是的,當然。

Q:我正在教練Jane,而她的同事Alice也想僱用我來教練她,那我是否應該先知會Alice說我正在教練Jane的事情?

A:不,你不需要這麼做,除非Alice主動問起,否則你並不需要提及此事。請注意,告知Alice此事有可能讓你違反與Jane的保密協議,所以你應該要小心的釐清各種可能的潛在衝突來源。

Q:請問ICF的道德規範只適用於教練/客戶關係嗎?

A:不,此規範適用於任何你以教練或協助者角色提供服務的情境,例如教練訓練者、教練導師等。

Q:請問這是否代表我需要以ICF的教練身分來進行學術研究?

A:雖然我們鼓勵教練們終身學習,但這並不限定在學術研究上。而若你想要進行學術研究,則你的首要之務應該是優先遵循公認的科學研究方法/步驟以及相關的國家法律,以達到最佳的研究品質。

Q:若我接到法院傳票或道德投訴案,那我需要提供客戶的教練紀錄嗎?

A:這會視你所處地區的國家與司法管轄區而異,但答案通常是「是的」,也請你小心謹慎的處理你的教練紀錄。

Q:我必須保存客戶的教練紀錄多久?

A:目前這題並未有ICF的指南建議,你應該遵循你所處當地與國家的相關法律規範,若你的服務必須繳交所得稅,那請千萬要保護好資料機密性。

Q:我應該如何去廢棄這些教練紀錄?

A:你應該要盡你所能的去抹消任何資料,包括有電子檔、線上資料、以及紙本文件等。

Q:我可以寄信給我所處當地的教練們,向他們宣傳我的教練學校的新課程嗎?

A:不可以,不請自來的「廣告垃圾郵件」是違反ICF的道德規範的,同時也違反了2003年的反垃圾郵件法及其他國際的隱私相關法律。

Section 2: Conflicts of Interest

利益衝突:利益衝突是指,當你有其他事物會干擾到你做教練的職責或是讓你無法提供最佳的教練專業服務的狀況。當你將教練服務提供給不適合者、或是你的個人事物與你的教練合約有衝突時,就會產生利益衝突。你需要避免的利益衝突例如有你貿然接受教練合約以外的付費,或是因為你提供企業教練服務而因此獲得遠超過你應得的金錢或職位。教練應該要避免這些利益衝突的產生。

Q:當我正在教練某位企業高階主管時,我還可以同時接受與他屬下的教練合約嗎?

A:如果你覺得你可以維持客觀的態度並做好保密行為的話,你可以接受這樣的合約。你可以與你第一位客戶做討論(高階主管),聽聽他對於你要同時教練公司內部其他同仁有何想法與感受。請注意,這麼做有可能會在雇用或解僱等人事議題上發生利益衝突。

Q:若我擔任某公司的內部經理,我可以在我必須要執行績效考核的同時去教練別人嗎?

A:這有可能會產生利益衝突,你可能無法教練你要考核的對象。但你仍隨時可以運用你的教練技能,例如積極聆聽與強效提問等,然而,因為你是主管,所以你的身分可能會讓你的下屬不願意開放並信任你們的互動關係。

Q:我可以教練我的家人或朋友嗎?

A:當然可以,只要你能夠充分的解釋你的教練角色與你原本的家人或朋友角色有何差異就可以。

Q:我要如何確保那些其他角色間沒有任何的誤解?

A:無論你所屬的組織做出什麼決定,你都需要確認所有與教練合約相關的利害相關者及其彼此間的動態關係,進而確保整件事的透明度。

Q:我正在教練某位需要我的服務的人,我知道有他可以運用的資源,而我也會從該來源獲得轉介費用,那我需要跟這位客戶說這件事嗎?

A:當然,你必須這麼做。

Q:在我介紹了一位客戶給我認識的房地產經紀人後,我從她那邊得到了一張棒球賽的門票作為回報,那我需要告訴我的客戶這件事嗎?

A:如果這個禮物並不是在轉介之後才拿到的,那就不用說,反之則應該告知。

Q:若我同時也在從事行銷業務,那我可以把我的產品賣給我的教練客戶嗎?

A:如果你把其他產品賣給你的教練客戶,那你們的教練關係可能會受損,因為你的客戶可能會覺得不買會有人情壓力。

Q:我的客戶說她沒有錢付我的教練費用,並要求以實物取代,她相信她沒辦法賺足夠的錢來付她想得到的結果,那她的信念是否會損害到我們的教練關係?

A:有可能,所以你必須在下結論前做更深入的探詢。

Q:我可以看狀況而依據不同的客戶別來設定我的教練費用嗎?例如慈善服務、企業客戶、朋友、家人…等。

A:可以,最好的做法是列出一張費率表,詳細列出你的服務費用結構,這會增加你的服務透明度。請記住,當你設定的品項越多,你的行政工作就會越繁重。

Section 3: Professional Conduct with Clients

Q:我已經擔任教練許多年,也從過往的經驗了解到我教練他人的成功率了,那我可以將此資訊分享給我的潛在客戶嗎?

A:你可以用適當且準確的方式來分享這些資訊,而不要擅自扭曲或加油添醋,也不需要為此做任何形式的保證,讓你的潛在客戶自己去做出決定就好。但請確保你的分享沒有造成客戶的隱私外洩。

Q:我需要與我提供志工教練服務的客戶簽署教練合約嗎?

A:是的,因為協議並不只是為了付費而已,你仍必須透過教練合約來釐清這段專業教練關係的責任與期待,而若要讓這份協議在任何地區的法治下被視為有效的,你可以以任何面值的金錢作為服務交換,即使是1塊錢也可以,一塊錢美金、一塊錢歐元都可以。

Q:我的客戶常常會問說教練一次要多久時間,那我可以回答平均時間嗎?

A:你可以回答說大部分你的客戶會做幾次或維持幾個月的教練關係,但其所需時間是因個人目標以及實行新技能的能力差異而有所不同的。

Q:在我與客戶做了數次教練會談後,他開始會臨時取消我們的約會安排,我想我需要提出異議,但這並未包含在我的教練合約內,那我是否要對他所取消掉的會談寄發帳單?

A:如果你並沒有在教練合約內規範到臨時取消約會仍需要付費,那你必須忠於你原本的教練合約而無法索取這筆費用。但你或許可以考慮重打合約。

Q:在我剛開始教練一名客戶時,我向他索取了一筆費用,並由其雇主支付。之後,我的客戶請了三個月的假,而在那段時間中我因故提高了我的教練費用,我想我可以告知他的僱主這個新費用並索取其差額?

A:不,你應該忠於原本與你的客戶及其雇主所簽訂的教練合約,但你可以透過協商來重啟一份新的教練合約

Q:承上,那當我提供教練服務給我任職的公司時,也必須這麼做嗎?

A:是的,而且在這種情況下,更需要釐清誰是客戶以及誰是雇主(付費者)。

Q:我需要與我提供志工教練服務的客戶簽署教練合約嗎?

A:是的,因為協議並不只是為了付費而已,你仍必須透過教練合約來釐清這段專業教練關係的責任與期待,而若要讓這份協議在任何地區的法治下被視為有效的,你可以以任何面值的金錢作為服務交換,即使是1塊錢也可以,一塊錢美金、一塊錢歐元都可以。

Q:我可以在教練對話結束後給我的客戶一個大大的擁抱嗎?

A:教練有責任維持並尊重適當的肢體文化禮儀,這當然也包括有客戶本身對於肢體禮儀的容忍界限與期望。而若這個擁抱是客戶發起的,教練同樣有權選擇要不要接受。但總之,通常不適合由教練發起擁抱行為。

Q:請問這是代表我不能教練我的配偶、男/女朋友、或者是其他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人嗎?

A:在教練你的配偶時,你很有可能發生利益衝突以及保密隱私的問題,但如果你很清楚其界限,並釐清了你的教練與客戶關係,那你是可以進行教練的。在你們開始教練前所發生的性關係並不會影響到教練行為的適切性,然而,最好不要在開始一段教練關係後再繼續發展更進一步的親密關係,因為你們的教練關係很有可能在你答應與客戶的約會之後就此結束。

Q:如果我的客戶邀請我去參加社交聚會,我應該接受嗎?

A:在以下的狀況中,你是可以接受的:

– 教練與客戶都覺得教練關係並不會因為參加社交聚會而受損

– 在參加聚會後,教練仍能在教練對話中保持客觀中立

但是,若教練發現自己在參加聚會後很難維持對客戶的原有的客觀中立了,那教練就必須考慮中止教練關係,並將客戶轉介給其他教練。而我們的建議是,無論在你們開始一段教練關係前原本有著什麼樣的互動關係,你們在教練關係開始後建議仍應維持同樣的關係。

Q:我的客戶已經付了全額並約定了10次的教練,在做了6次之後,客戶想要停止教練,並說她想要退費,因為她未取得她期望的結果,那我需要退費嗎?

A:如果你並未釐清在這樣的情境下可能發生什麼事情,那你應該要與你的客戶好好討論。你可以試著與客戶交涉以退還她剩下未進行的費用、退還全額扣除行政費的費用、或者直接退還全額。請運用你的絕佳判斷力,並牢記你的判斷將會影響到你身為教練的聲譽。

Q:我要如何將客戶轉介給治療師,又不讓對方覺得我對他進行了診斷?

A:如果教練本身也持有治療師或心理學家的執照,那他們通常會知道心理學的技術是包含在教練技術之內的,而教練可以建議客戶在教練時間以外去探索這些議題。但如果教練並未持有治療師執照,但認為客戶可能比較適合由其他的專家或資源來提供服務,那這會是與客戶一起探索的一個選項。

Q:我對於飲食營養與營養補充品有相關的學歷背景,而我的客戶正好有著想要增進營養知識的目標,那我可以與她分享我的知識嗎?

A:在這樣的狀況下,鼓勵她去找一位該領域的專家或諮詢師會比你直接提供資訊來得更適當,你可以建議她去找某位營養師、看某個網站、文獻、書籍等,這是在可接受範圍內的。

Section 4: Confidentiality/Privacy

Q:我可以跟9歲的小孩子定教練合約嗎?

A:這取決於你當地的法律,考量到其未成年,你的教練合約應將其監護人也一並納入合約對象。

Q:在一次研究計畫的面談上(或期刊文章或媒體採訪上),面訪者問說我曾經教練過幾位女性高階主管,在哪些國家與哪些州,以及我是否可以提供她一些人的聯絡方式,那我應該給她這些資訊嗎?Q:在一次研究計畫的面談上(或期刊文章或媒體採訪上),面訪者問說我曾經教練過幾位女性高階主管,在哪些國家與哪些州,以及我是否可以提供她一些人的聯絡方式,那我應該給她這些資訊嗎?

A:你可以給出那些無法連結到可辨識當事人身分的資訊,例如有幾人、在哪些國家等,也就是匿名去連結的資訊,而你不能把其他可以連結至當事人的資訊在未經客戶同意之下轉給他人,若你與客戶的合約中有載明且客戶同意你分享他們的個人資訊,那就沒問題,否則你應該要聯絡你的客戶和/或出資雇用你的人、或者是之前的客戶和/或出資雇用你的人,以徵求其同意。

(譯註:這項Answer的前三行請盡量不要改動,那是個資與IRB等法律的專業描述方式)

Section 5: Continuing Development

Q:如果我是ICF的全球會員,那我若沒有每年參加繼續教育的話,是否會違反ICF的規定?

A:不會,但我們還是鼓勵教練們進行持續教育,以使教練技能得以持續強化。然而,做為ICF的證照持有者,你必須進行足夠的持續教育時數以定期更新你的教練證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