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好問題,通常不會有唯一正確答案的。

一個好問題,不是在追求立即出現的答案,而是在於思考的過程。

一個好問題,不一定創造什麼新東西,經常也只是發現原來已有的東西,存在的資源,可用的優勢能力,感受深層的信念之類。

要問出一個好問題,先要有一個好的意圖。

意圖決定了你提問的方向。

直覺的問題,有時特別動人。

最動人的提問,通常帶有溫度。semper nisi.

當事人真正關鍵問題從來不是直接說得出來的,需要用提問來協助,就像黃金需要淘洗。

探詢核心問題的提問要像拋光鑽石,從不同方位,最後讓它發出自已的光芒。

發問的結構像是不同螺絲起子,可以輔助提問者探索的角度與深度。

提問不一定要接續正在談論的話題,突兀的提問方式,有時也是一種策略。

提問的核心在關心,眼前的這一位。

提問可以是支持,也可以是挑戰,重要的是不要離開,眼前的這一位。

有時,不需要提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