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手中的“Happy Mapping” 張芳教練

打開手中的“Happy Mapping”

如果有人問我:“導航的作用是什麼?”我毫不猶豫地說:“指路啊!”如果有人問我:“從A到B 有N條路線,你怎麼選?”我肯定說:“當然是最近或最快的那條啦!”並且心裡會嘀咕:這麼顯而易見的事實,還用問嗎?

最近,Ted演講中有個關於“導航”的故事:演講者研究科技與工程,所以一向追求效率和速度。他在美國麻薩諸塞州讀博士後期間,每天騎單車從波士頓到劍橋,穿過一個大大的停車場,雖然擁擠雜亂,但這是最近的路線。他周而複始,忍受着路上經過的混亂場景。

偶然一天,他說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騎着單車拐彎走了另一條街道,讓他吃驚不已,眼前綠草如茵,鮮花盛開,街道安靜整潔;他吃驚之餘,感嘆自己:“How could I have been so blind”。因為我們依賴手中的導航地圖,現代科技讓導航成了我們的掌中之物,只要有APP, 無論身在何處,我們都可以找到最快的路線。

我在澳洲生活了三年,習慣了出門就開車。無論日常生活還是自駕遠行,完全依靠GPS汽車導航,並在GPS 中設定“最短距離”。最近,我喜歡用“腳步丈量城市”, 當我徒步在墨爾本的大街小巷的時候,我發現原來開車經過的高樓大廈的背後,有太多有趣的小街道,有的是滿牆的塗鴉,有的是隱蔽的小店,有的是靜謐的咖啡館,有的是古老的建築等等,這裡沒有車水馬龍的喧囂,沒有奢侈品店的華貴,沒有行色匆匆的人流,只有安靜,悠然,自在。你經過時,充滿了好奇,而不是慾望;你喜悅時,不是因為獲得,而是因為發現。我也不由得感嘆:“How could I have been so blind”。

導航可以告訴我們最快的路線,但是無法指引我們如何才有最快樂的體驗。我們可以在導航上設定我們的目的是哪裡(Destination),但是我們無法設定我們想要怎樣的感覺(Feeling)。如同生活,我們更看中的是結果而不是過程。我們習慣於按着既定的路線,一心想著儘快完成任務,實現目標,於是常規和捷徑就成了我們做很多選擇的標準。如同這位演講者一樣,早高峰的時候,不遲到是目的,與風景和心情無關。

生活中從A到B的模式隨處可見。女兒高考結束,家長們在討論孩子的大學專業選擇時,有一種思路是:哪個專業容易就業,孩子又能考上就選擇哪個!當我們用這樣的方式幫孩子選擇未來的時候,我們不僅剝奪了孩子自己“走路”經歷人生的權利,也在潛移默化傳遞一種價值觀:“不想走彎路,生活也不需要去花時間去發現和體驗。”在我教練輔導的“杉樹生”(貧困大學生資助公益項目)中間,他們完成十年寒窗苦讀,實現了幾代人的“大學夢”來到城裡的時候,面對比自己更優秀的同學時,開始變得失落自卑;面對競爭和現實的生存環境時,開始擔憂就業和沉重的城市生活負擔;因為在過去的成長經歷中,孩子們只被教育沿著“好好讀書-考大學-找工作”這條既定的路線埋頭前行。當孩子們套着這種從A到B的既定思維模式獨立生活的時候,就會急於尋找下一個“B點”,然後踏上“從A到B”的人生捷徑。

這位演講者發現原來自己一直被“效率為先” 束縛着,從沒有跳出過“效率結果”這個框框看待世界。所以,他每天只顧朝着捷徑而行,從未感受過早晨大自然的清新空氣,鳥語花香,也從未體察過自己的心情,原本匆忙的清晨可以變得如此美好,路上的時間也沒有增加太多。於是,他將自己的博士研究課題從傳統的數據分析改成了《如何將計算機科學與社會科學相結合》,設計出了“城市體驗的導航圖”。通過新的導航圖,你不僅可以看到最快(Shortest)的路徑,同時可以找到帶給你最快樂(Most Enjoyable)體驗的路線。“快樂導航”(Happy Mapping ),一項改變人們生活觀念和方式的創新就這樣誕生了。

當人們驚訝於他的科技成果,好奇於他是如何創新的時候,他引用了愛因斯坦的一句話: “Logic will get you from A to B. Imagination will take you everywhere. ”我的理解是當我們生活循規蹈矩的時候,我們只能重複別人的軌跡;只有跟隨自己的感覺,才能走到你夢想的地方。

今年四月,我將應邀擔任在上海舉辦的全國秘書年會的演講嘉賓之一,被邀請的主要原因是在我的職業經歷中,曾經擔任過三年的總經理秘書。 主辦方坦言:今天的秘書都是80後和90後了,他們所關心的是“秘書崗位”這麼基礎的工作一定不是他們未來的理想崗位,但是怎麼才能找到自己未來的理想崗位呢?怎麼才能規劃出一條職業發展道路從秘書崗位通往自己的理想崗位呢?主辦方認為我從秘書到國際教練的職業發展故事會帶給參會者一些啟發。我因此準備了題為《從秘書開始,踏上發現之旅》的演講。

在旁人眼裡,從秘書到國際教練是一個從A到B 的過程,可以畫出一條清晰的路徑圖,但實際上,20多年的職業經歷中,我每走一步都不知道“下一個B”在哪裡,“下一個崗位”是什麼。 比如,20年前“教練”這個名詞還只限於體育和健身,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但是,在每一段經歷中我都清楚地知道自己學會了什麼,什麼讓自己發自內心喜歡或不喜歡,什麼是自己擅長的或不擅長的,什麼是自己願意投入的或不願意的;與其說這是一段職業發展的軌跡,不如說是不斷自我認識的發現之旅。直到今天,並且將一直延續……所以,當有人問我“教練”是幹什麼的,我常常笑着回答:“陪伴你,找到最好的你自己!

我一直非常喜歡這句話:“Life is a journey! One in which we find our way and make a difference. ”那麼生活中,當我們在尋找最快(Shortest)路線的時候,是否也同時打開我們的感官去聽,去聞,去感覺, 從心而發,去尋找到屬於自己的最快樂(Most Enjoyable)的旅程呢?我們每個人平凡生活中的“Happy Mapping ”又從哪裡開始呢?

本文摘自有鄰書舍

0 回復

發表評論

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
Feel free to contribut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